快捷搜索:

陕西实施避灾扶贫移民搬迁工程的实践与启示,

新华社西安6月22日电 题:“曾想一辈子恓惶挨穷,如今吃上‘海陆空’不再是梦”——秦巴山区脱贫攻坚采访见闻

搬得出 稳得住 能致富

“曾想一辈子恓惶挨穷,如今吃上‘海陆空’不再是梦!”当记者在地处秦巴山区腹地的陕西省留坝县火烧店镇天星亮村见到贫困户骆发忠时,他和妻子刚刚从镇上回来,提着购买的日常用品。

——陕西实施避灾扶贫移民搬迁工程的实践与启示

谈起脱贫后生活的不同,骆发忠似乎还沉浸在难忘的“年夜饭”中:饭桌上除了鸡鸭鱼肉,还有十几道菜。多少年了,家里第一次吃上了“海陆空”,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

金秋时节,秦岭深处层林尽染。在陕西省镇安县云盖寺镇百花园扶贫搬迁安置小区门口,54岁的庙沟镇村民吴丰成顾不得穿梭进出的工程车辆不时带起的扬尘,快步走进。他是提前来看这个自己未来的家园。在镇安,与吴丰成一样即将于明年春节前搬迁入住的还有1014户,届时,连同此前入住的群众,百花园安置小区将有3000多户、上万避灾扶贫搬迁群众安居于此。

回想起往日的年景,骆发忠感慨不已:“我从小患有风湿病,劳动能力差,家里满打满算也就8分地,小女儿又在上学,家里经济来源少、收入低、支出大,平时根本不敢到镇上去,过年过节一锅萝卜炖肉要吃上好几天。”

镇安县百花园扶贫搬迁小区只是陕南移民搬迁诸多安置社区中的一个,吴丰成也只是陕南三市60万户240多万避灾脱贫群众中的一员。“十二五”期间,陕西共投入资金595亿元实施陕南移民搬迁工程,其中各级财政投入258.6亿元,完成搬迁32.4万户、111.89万人,建设30户以上集中安置点2252个,集中安置29.3万户、102.5万人,集中安置率达90.4%。

面对着“无项目、无本钱、无能力”的“三无”窘境,骆发忠认准了自己的穷苦命,日子过得恓惶难熬。

据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陕南移民搬迁工程实施以来,搬迁民众的人均收入由2011年搬迁前的4151元上升到8689元,增幅达八成。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陕南地区经济增速连续5年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城乡居民收入水平与全省差距进一步缩小。

改变来自精准扶贫在留坝的“落地生根”。“包括县委书记许秋雯在内的多位帮扶干部经常来到我家,结合我的发展意愿和家里的实际情况,为我量身制定了养猪、养蜂这种周期短、见效快的产业发展项目,并免费为我建猪舍、送猪崽、给蜂桶。现在,我家的人均收入由原先的不到2000元提升到了近6000元,顺利脱了贫。现在小女儿开学也不用发愁了。”

5年的实践证明,对于“一方水土不能养活一方人”的陕南秦巴山区,把精准扶贫与防灾避灾相结合,实施大规模移民搬迁,这一决策找准了方位,开对了“药方”,取得了显着“疗效”。有关专家调研分析认为,陕西实践对国家解决同类集中连片贫困地区民生和发展问题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四川省万源市峰桶乡新房子村后槽子村民小组所在地平均海拔1760米,最高达2410多米,是当地的最高峰。村党支部书记谢家智说,这几年变化最大的,就是村容村貌:现在公路通到了村民小组,全村人用上了照明电,自来水也解决了90%。

挪穷窝,挖穷根,避灾移民搬迁主动作为

他说,随着基础设施的改变,现在来村里旅游的客人年年增加,这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村风礼仪的形成。“原来生活穷,村民们言语不和三言两语就吵成了一团;现在为了致富奔小康,大家都注意起了自己的言行:没有新风礼仪,外地人来了一次就走,大家的腰包鼓不起来,脱贫致富就是一句空话。”

陕西省南部的汉中、安康、商洛三市,地处秦岭巴山腹地,属于全国11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按照2011年国家扶贫标准,三市所辖28个县中27个处于秦巴山区连片特殊困难区,其中24个为国家级重点扶贫县。2011年底,陕南三市农民年人均纯收入1600元以下的人口还有376.4万,占全省贫困人口的67.3%;贫困村达到1503个,占全省贫困村总数的72.6%。2011年,仍然大约有400多万群众生活在距乡村公路5公里以外的偏远山区,基础设施严重滞后且建设和维护成本极高,基本公共服务难以有效覆盖,各种扶贫措施的综合效益难以提升,长期以来发展受限,增收困难,生活艰苦,因灾致贫、因灾返贫现象十分突出。

记者从国务院扶贫办了解到,作为我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秦巴山区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区共包括河南省10个、湖北省7个、重庆市5个、甘肃省9个、陕西省29个、四川省15个县区在内的75个县区,这里贫困程度深、贫困人口多,脱贫攻坚任务艰巨。

陕西商洛市一位长期从事扶贫工作的干部说,经常是为了几户村民,修好的路被洪水冲毁后又重修,重修后又被冲毁,诸如此类,虽说是投入了大量建设资金,但仍然解决不了贫困人口脱贫的根本问题。

记者在秦巴山区走访发现,以产业发展、易地搬迁、教育扶持、低保兜底、医疗救助为主要内容的精准扶贫正在四川、陕西等多个省区扎实展开,许多原先居住在山大沟深、信息闭塞的深山老林里的群众如期走上了脱贫的道路。依托秦岭、巴山的独特地貌,绿水青山已经成为秦巴山区脱贫致富的金山银山。

如何破解自然灾害之殇与贫穷落后之困,走出“受灾—重建—再受灾”的恶性循环?陕西人认识到,只有顺应自然规律、远离灾害源头,才是应对自然灾害的治本之策,“挪穷窝”才能彻底“拔穷根”。经过深入调研论证,陕西省委、省政府决定按照移民搬迁与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三位一体”,系统谋划、统筹推进的方式实施陕南移民搬迁。

地处秦岭腹地的商洛,境内山高坡陡、岩石风化,地质灾害类型较多,山洪危害严重,是陕西省内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集中连片特困片区。从2011年起,为了彻底解决秦巴山区地质灾害多发、群众世世代代生活在贫困状态的局面,陕西启动了陕南避灾移民搬迁,时至今日,很多贫困群众走上了生产发展、生活富裕的道路,生存状态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高位推动,统筹规划,确保“搬得出”

多年来,陕西省柞水县曹坪镇银碗村特困户周国银一家3口住在两间年久失修的土坯危房里,下雨胆战心惊。如今,在银碗村安置点,楼群林立、鳞次栉比,周国银一家没花一分钱就住进了漂亮的楼房,成了柞水县陕南移民搬迁“交钥匙工程”的第一批受益者。

2011年开始,陕西省陆续出台了《陕南地区移民搬迁安置总体规划》《陕南地区移民搬迁安置工作实施办法》《陕南移民搬迁安置补助资金筹集与管理办法》等一系列配套政策制度。按照“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总要求,计划从2011年起用10年时间,搬迁移民60万户约240万人。

“十二五”期间,商洛全市累计完成投资161.5亿元,实施移民搬迁8.9万户33.7万人,分别占十年总任务的49%、49.5%。

土地和资金保障是确保“搬得出”的关键。陕南秦巴山区安置用地矛盾十分突出。为保障移民搬迁安置用地,陕西坚持集中安置为主,提高土地利用率。

陕西省城固县委书记陈心亮说:“我们要以‘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决心和信心,树立追赶超越的目标,克难攻坚、苦干实干,以更明确的思路、更精准的举措、超常规的力度,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决不落下一户一人。”

据统计测算,陕南移民搬迁共需投入资金1400亿元,通过省级主导、市县配套、社会参与、群众自筹的方式,需整合中央相关专项资金517亿元,省级预算安排、整合省级专项资金285亿元,市县配套131亿元,搬迁户自筹及投工投劳467亿元。陕西省政府成立陕西陕南移民搬迁工程有限公司,按照“封闭运作、快速周转、保本微利”的运作模式,计划10年筹措60亿元用于陕南移民搬迁项目启动和资金周转。国家财政部确定从2013年起,三年内补助专项资金40亿元。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移民搬迁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设施及其相关配套产业建设。

以人为本,精细管理,力促“稳得住”

安居功能完善是确保“稳得住”的关键。为高标准加强移民安置区配套设施建设,实现公共服务全覆盖。陕西按照“小型保基本、中型保功能、大型全覆盖”要求,公共基础服务设施与集中安置点同步规划、一体建设。30户至100户的小型安置点,配套生产生活基本所需的水、电、路、视、讯、网等设施,安置点建成即配套建设到位;100户至500户的中型安置点,增加更多公共服务设施,完善社区相关服务功能,安置点建成后两年内配套建设到位;500户以上的大型安置点,基础设施全部建设到位,并配套医疗、教育、文化、卫生、超市、公墓、消防、生活垃圾、污水处理设施以及社区服务中心等公共服务设施,实现服务功能“全覆盖”。

因地制宜,靶向施策,实现“能致富”

365bet官网地址,发展不足是贫困地区最大的实际,为了使搬迁户真正实现“能致富”的目标,陕南各地按照生产与生活并重、住房建设与产业开发并举的思路,把发展产业、充分就业、持续增收作为陕南移民搬迁工作的重要任务,坚持将移民搬迁规划与迁入地产业发展规划、搬迁户就业规划同步编制、同步实施,移民搬迁年度计划实施方案与年度产业发展实施计划、年度就业安置计划相统一。

在实践中,陕西立足现代工业园区、特色农业园区、新型农村社区和精品旅游景区“四区建设”,引导搬迁群众转变生产经营方式,发展农副产品加工、商贸餐饮、交通运输、乡村旅游等产业,建立稳定收入来源。按照“一点一策、一户一法”要求,对移民搬迁集中安置点逐点规划配套产业,发展特色经济,引导搬迁点农业资源向工商资本转化、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化、传统农民向市民或产业工人转化。

共享发展,创新引领,精准扶贫走出新路

经过5年艰苦的努力,陕南移民搬迁在减灾扶贫、改善民生、统筹城乡发展、促进农村社会变革、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等方面产生了一系列广泛和深远的影响,成为国家脱贫攻坚“易地搬迁一批”政策的策源地,为全国脱贫攻坚积累了可贵的经验。

一是必须坚持共享发展,处理好“高位推动”与群众意愿的关系。

5年来,陕西省委、省政府历届班子正是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使命感,把移民搬迁工程作为陕西的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一张蓝图绘到底。党和政府的主导作用与群众脱贫致富的强烈意愿相一致,“高位推动”顺应了时代发展和群众呼声。这样一个浩大工程,陕西自始至终将尊重群众意愿作为一条重要原则,在方案设计中把这一点作为基本要求纳入工作程序,出台的移民搬迁方案和政策,都经过了几上几下的调研讨论,奠定了较好的民意基础。

二是必须坚持创新发展,处理好移民搬迁与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关系。

陕南移民搬迁工程,创新扶贫开发理念,由偏重“输血”向注重“造血”转变;创新扶贫开发路径,由“大水漫灌”向“精准滴灌”转变;创新扶贫资源使用方式,由多头分散向统筹集中转变;创新扶贫考评体系,由侧重考核地区生产总值向质化量化目标任务、主要考核脱贫成效转变……理念和行为创新的背后反映的是政府职能转型,积极主动作为,由“被动型治理”朝着“预防式治理”的方向有力迈进,从根本上提高了扶贫开发的质量和成效。

三是必须坚持协调发展,处理好陕南区域发展与陕西同步进入全面小康社会的关系。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陕西在战略方位上位居“一带一路”的重要支点和向西开放的前沿位置,肩负着打造西部科学发展新引擎、内陆改革开放新高地、新型城镇化发展方式创新、国家生态安全屏障等重大使命,在国家发展全局中的地位更加突出。要完成这些重大使命,必须将陕南移民搬迁纳入陕南绿色循环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放在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中系统谋划。陕西省委、省政府把移民搬迁作为解决灾害易发区、连片贫困区、生态功能区“三区叠加”地区发展的重要抓手,从长远看,能从根本上改善数百万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挖掘发展潜能。

四是必须坚持绿色发展,处理好尊重规律与永续发展的关系。

通过移民搬迁组织群众主动从灾害多发区撤出,可以有效解决地质灾害防治难题。实践证明,尊重自然规律、主动向大自然低头,是面对地质、洪涝等自然灾害的理性选择,5年来陕南移民搬迁新址没有出现一户因灾受损。同时,良好的生态环境是人类永续发展的前提,在当前环境污染普遍严峻的形势下,保护秦巴山区森林植被和生物多样性对于改善我国中西部生态环境质量尤为重要。通过移民搬迁“人退林进”,降低群众对山林的过度生存依赖,减少了人迹活动对自然的干扰破坏,促进了生态修复再生,这是在正确把握顺应自然与实现永续发展关系基础上的科学决策。

本文由365bet官网地址发布于中国古代,转载请注明出处:陕西实施避灾扶贫移民搬迁工程的实践与启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